欢迎浏览中国小额信贷联盟官方网站!

新闻中心News Center

当前位置: 首页 联盟新闻

【评论】白澄宇:第一次分配是实现共同富裕的基础与核心

2021-08-25 14:45:59白澄宇

中央再次强调共同富裕的发展方向,提出一、二、三次分配的机制,这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本质要求。那么,如何衡量社会共同富裕程度,社会如何实现共同富裕,是理论和实践需要回答的问题。

 

通俗说,共同富裕如同在把蛋糕不断做大时,分给每个人的蛋糕不断增大,质量和份额的差别不断缩小。

 

所以,共同富裕的前提是要把蛋糕做大。在实现物质极大丰富的共产主义社会之前,人们的觉悟不可能达到天下为公的无私境界,还是需要通过工作来谋生,通过与社会交换获得生存和发展的条件,满足个人和家庭幸福生活所需。为鼓励人民参与做大蛋糕,需要激励机制,也就是合理的分配机制。对大众来说,只有预期到可兑现的工作成果,才会为之工作。所以,分配机制会影响制作蛋糕的过程。如果有一部分人无论怎么工作都无法得到其应有的份额,他们可能会躺倒不干了,等着第三次分配,或通过非合理手段抢夺蛋糕。所以,第一次分配是共同富裕的基础,也是社会分配机制的核心。因为第一次分配体现了对制作蛋糕的实际贡献,也是分配蛋糕的主要依据,应该让贡献所得占全部三次分配的绝大部分。

 

第一次分配是在制作蛋糕时根据参与者实际贡献分配的份额。在这个环节的关键是对贡献方式的认可和对贡献量的计量。贡献方式就是生产蛋糕需要投入的各种要素,包括蛋糕师的劳作、原材料、烘烤的能源、蛋糕的设计配方、采购原材料所需的资金等等。要素的确认是一个交易过程,既有客观的要求,也有主观的选择。比如,如果只是满足吃饱的目标,那么可以由面包师自己去种小麦、磨面粉、做蛋糕,甚至不需要与他人交换。但是,我们现在追求的富裕已经不是解决温饱问题了,而是满足不断丰富的需求。这就需要分工和交换,需要各种要素参与生产。每一种要素都是合理的,都对生产有贡献,都应该参与分配。

 

一种理想的分配方式是对所有贡献进行量化,并进行计量和统计,作为分配的依据。为更合理与精确地量化贡献,可以用能量来统一计量。各种要素的投入量都可以转化为能量的投入,包括自然力(比如能源),劳动力(包括管理),资本(积累的剩余能量,也是保证能量在生产过程中合理配置所需流动性的载体),技术(智慧节省的能量,或引发质变的智能),信息(能量与信息是统一体,信息既是能量的表现形式,也是生产过程中分工与交换的存证,并可助力各项要素的合理投入)。

 

假定可以找到可操作的对各种要素与能量的换算方式,那么在第一次分配环节,还需要确定的是不同要素贡献的权重,也就是对贡献重要性的判断。对特别重要的要素需要给与更多的激励,以保证其供给的充分与质量。虽然在能量层面不存在权重差别,但社会是能量关系的复杂展现,能量之上的人的意志与欲望是有差异的,社会关系并不是所有要素提供者一律平等的,在具体生产环节所需的要素供给也不是均衡与完全匹配的,这就使得部分要素提供者为谋求更多的份额(基因竞争的本能),提出自己的贡献不能只按能量计算,还要考虑能量以外的特殊因素。于是,矛盾出现了,社会需要在客观的能量之外,制定主观的社会分配权重规则。比如,如果社会更认可劳动贡献,则可能为劳动力增加权重。如果认可自然贡献,则要为自然留出一份,并回馈给自然(比如将自然所得用于植树造林)。

 

争议最大的是资本,因为有部分人的资本不是靠贡献所得并省吃简用积累的,而是继承的,或在以前不合理的权重制度下取得的,或是以其他非合理方式取得的。如果这种情况较多,其他要素提供者就会认为,虽然资本有贡献,但其来之较易,且在先前分配中存在不公(原罪),会要求降低其分配权重。但如何认定具体每个人的资本是否有原罪,是比较困难的事情(在区块链技术普遍运用之前)。要素之间的博弈是一个社会问题,需要通过合理合法的社会协商机制加以解决(如果某些要素以强权压迫其他要素,不给其他要素提供争取权利的机会,其他要素也只能通过非正常方式来争取自己的权利)。因为第一次分配决定参与者的积极性,决定蛋糕的总量和质量,应该尽可能照顾到各个要素提供方的诉求,避免严重挫伤要素投入者积极性。一个解决方案是,不在第一次分配环节调整,而在第二次分配环节,通过公平但有差别的税收机制进行调整,修正第一次分配环节存在的不合理因素,以保持各方利益的平衡与社会的团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