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浏览中国小额信贷联盟!

暴力催债及规范网络借贷市场的建议 2016/5/13 来源:中国小额信贷联盟

 

本文即将刊于《金融博览(财富)》2016年第5期,作者:陈文。


河南牧业经济学院大学生郑德幸因无力偿还大学生借贷平台58.95万元借款,于2016年3月9日在山东青岛跳楼自杀,引起舆论对于学生线上消费信贷模式的广泛质疑,网络借贷中存在的暴力催债问题也再次引发关注。本文梳理了国内相关暴力催债事件,结合了国内外的相关经验与教训,得到网络借贷行业出现暴力催债的根本原因在贷款机构过度放贷而事后债权追索缺乏规范。同时,本文就规范网络借贷市场从而减少暴力催债做了深入思考。
一、 小额信贷与网络借贷中出现的暴力催债问题
早在网络借贷兴起前,暴力催债就已经存在于小额信贷行业,并由于2010年爆发的印度小额信贷危机引发全球性关注。2010年10月,印度安德拉邦政府指责部分小额贷款公司收取高息、强制性收贷,从而导致几十个借款人自杀,并以此为由发布行政命令,禁止小额贷款公司进村收款。事件之后,印度全国八百万小额信贷者的还款比例降至了20%左右。2010年印度全国的小额贷款发放量和借款人数仅仅增长17%,大大小于前者2009年95%的增长率,和后者57%的增长率。在2011年第一季度后,印度26个地区中有22个地区小额信贷发放量呈现了负增长态势。小额信贷市场出现的问题使得监管当局迅速出台相应政策。2011年2月印度央行颁布了小额信贷指导条例,对小额信贷机构的暴力收贷行为进行了详细的界定, 并制定了相应的处罚条款。
国内看来,部分经由媒体披露的暴力催债事件也曾引起广泛关注。《法制周报》于2013年6月18日以“溆浦暴力催债事件调查”为题报道了湖南溆浦信用社雇人用军用匕首捅人的暴力催债事件,而《新京报》2014年11月28日以“河北一省人大代表涉暴力催债”为题报道了河北献县安庄村发生数十名男子手持钢刀棍棒入村讨要信用社贷款的恶性事件,这两件事件当时的社会影响都比较恶劣,并有相关后续跟踪报道。但这两件事情的原始债权人主要为从事线下信贷的农村信用社,而近期先是在自媒体广泛传播后是经由《中国青年报》做正式报道的郑德幸跳楼事件则涉及网络借贷平台,将互联网金融行业存在的暴力催债问题暴露出来。据悉,郑德幸和其同学不断被借贷平台发短信和打电话催促,被人追债不敢出门,巨大的心理压力促使了惨案的发生。
鉴于我国近几年宏观经济压力不断加剧、小额信贷逾期问题日益严峻,蓬勃发展的网络借贷市场中催债手段的不规范必然导致暴力催债的大量出现,由此造成一系列恶劣的社会影响。规范网络借贷市场以减少暴力催债问题,一方面是为了防范与化解社会矛盾,另一方面也是为了更好地规范发展网络借贷市场。
二、 网络借贷领域暴力催债出现的原因分析
第一,网络借贷规模扩展过快,逐利资本扎堆。小额信贷被认为是解决全球贫穷问题的方案,最初出现的大多为公益性小额贷款公司,可是近些年,大量的营利性小额贷款公司出现,从而使得大量逐利资本进入小额信贷行业。印度小额信贷危机爆发的根本原因正在于大量私募股权与风险投资资本介入小额信贷行业,而这些资本往往会通过对赌协议要求其信贷规模必须高速扩张,放贷机构之间竞争加剧,部分没有还款能力的自然人被开发为借款人。而国内小额贷款公司资本金长期来自于自有资金和有限的银行贷款,本身没有扩张规模的冲动,但随着互联网金融的兴起,网络借贷平台获得大量风险投资,规模扩张激励大大加大。以学生消费信贷为例,早些年银行曾经大力推行学生群体的信用卡业务,但基于风险因素考虑很快退出,目前网络借贷平台切入没有收入流的学生群体信贷项目且将其视为优质项目,看中的并非学生自身还款能力而是其父母家庭的兜底能力,这其中就不得不涉及各种催债手段的应用。
第二,借款人过度负债问题严重,债务承担能力有限。借款人的过度负债一方面与小额信贷市场竞争加剧有关,大量小额信贷机构(含网络借贷平台)争夺借款人竞相向单一个体提供信贷服务;另一方面则与小额信贷市场征信体系的不健全有关,借款人主动多头负债或是通过冒用其他人名义向同一网贷机构多次负债,而网贷机构为降低运营成本往往审核并不严格且目前无法与其他贷款机构实现数据共享,过度负债借款人的贷款申请容易得到通过。过度负债使得小额信贷机构很难对于借款人进行有效的前置性风险评估,一旦出现贷款违约问题,只能诉之于催债。过度负债的大学生无法承受催债者告知父母或是校方自己真实负债情况甚或被威胁联系校方开除其学籍的巨大心理压力而选择跳楼,也就成为了一种可能。
第三,催债公司缺乏管制,催债手段过激。目前小额信贷机构大多内设了自己的催债部门,这些部门的催债手段大多合法合规,一般不会有暴力催债行为,但其对于逾期时间长、催债难度大的信贷项目的处置往往会求助于催债公司。部分催债公司单纯辅助正规金融机构和非正规金融机构进行债务催收,根据催收额的比例收取催收费用,部分催债公司则以买断形式直接收购违约债权并进行催收。以于2015年12月作为第一家在新三板挂牌的催债公司——上海一诺银华投资股份有限公司为例,该公司的主营业务是以服务外包方式从事银行信用卡为主的个人信贷产品及其他信贷产品的催告及咨询服务业务,客户包括中信银行、招商银行、浦发银行和宜信等。由于被催收主体往往都是放贷机构基于法律渠道无法解决债务偿还问题的客户,催债公司在具体催债时也就只能依托于一些灰色手段,暴力催债的出现就不可避免。
三、 减少网络借贷领域暴力催债的相关建议   
第一,规范催债市场,防止暴力催债。国外在强化债权人利益保护的同时,也注重债务人权益的保护。为了保护债务人的利益,美国立法出台了《公平债务催收作业法》,有一系列细致的条款保护债务人,比如债务追讨员不可在不方便的时间地点联系债务人,如早八点之前或晚九点之后,除非债务人同意;如果未口头或书面告知,且债务人未同意,债务追讨员不得在债务人工作时联系债务人等等。国内在债务催收规范方面尽管仍有所不足,但在信用卡催债规范上已经有所作为。按照银监会在2009年印发的《关于进一步规范信用卡业务的通知》要求,银行业金融机构应建立针对催收外包机构的业务管理制度和选用标准,并进行持续的监督管理;选用催收外包机构须经境内总部高级管理层批准。中国银行业协会则于2010年出台了《中国银行业协会委外催收机构管理办法》,并于2011年出台了《银行业金融机构外包风险管理指引》。但包括网络借贷平台在内的非正规金融机构的催收外包规范目前无章可循,且催收外包机构缺乏管制,迫切需要相应的监管机构和行业自律组织予以规范。
第二,完善征信体系、金融知识匮乏借款主体教育等相关基础设施建设,防止过度负债。建立网络借贷市场的信用共享数据库,有助于控制多头负债和过度负债问题。银监会办公厅于2015年12月底发布的《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活动管理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规定,“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应当根据本机构风险管理能力,控制同一借款人在本机构的单笔借款上限和借款余额上限,防范信贷集中风险”,试图解决借款人在单一平台的过度负债问题,但并未解决由于多头负债可能导致的过度负债问题。此外,针对性的金融教育也能让这些文化程度不高、金融知识匮乏的客户了解借款人的权利和义务、简单的利率计算和比较、负债能力估算、投诉途径等知识,以便理智决策、沉稳应对。
第三,强化网络借贷机构的风险意识,防止信贷规模扩张超过风险把控水平。目前国内产业资本、私募投资、风险投资大量切入网络借贷领域,例如蚂蚁金融领投趣分期,与印度小额信贷危机前小额信贷市场有相似之处。除此之外,以外贸信托为代表的金融机构也将大量资金对接小额信贷债权,而在今年初,分期乐旗下“嘉实资本-分期乐1号资产支持证券”成功登陆上交所发行并完成资产交割,为第一单互联网消费金融资产证券化产品。大量资本介入网络借贷市场必然会导致行业规模扩张速度大大加快,在行业整体风险把控能力并未提高,同时征信体系等基础设施并未健全的情况下,必然导致行业信贷风险大大加剧,债务大量违约后的催债问题必然更加严峻。针对这一问题,监管机构和行业自律组织做好网络借贷从业机构的培训工作,强化其风险把控能力,尤其是其对于借款人真实有效且具备还款能力方面的审核,促使其将风险防范工作更多前置,而非过度依赖事后风险处置的催债行为。
 
大蚊子,真名陈文,中国人民大学财政金融学院在站博士后研究人员,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金融系博士毕业,2013年以布衣书生的桀骜不驯,误入互联网金融江湖,开启研究新兴金融业态的十年之旅。目前著有国内第一本P2P理论研究专著——《网络借贷与中小企业融资》以及第一本探讨P2P机构投资人的专著——《P2P:中国式高收益债券投资指南》,同时在《经济研究》、《金融学季刊》、《中国金融》、《新金融》、《南方金融》以及《银行家》等杂志发表小额信贷与P2P领域文章近30篇。曾深入参与互联网金融行业自律组织的筹建工作,同时发起成立国内第一个新金融青年学术团体——百舸金融论坛。

分享到: 更多
相关新闻

联系我们|免责声明|网站地图

技术服务提供商:深圳市麦亚信科技资讯有限公司

版权 © 2015 中国小额信贷联盟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