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浏览中国小额信贷联盟!

杜晓山:普惠金融在发展中仍存难点痛点 2016/9/26 来源:中国小额信贷联盟

    9月23日,由《博鳌观察》主办的2016博鳌观察金融创新峰会在京召开。中国小额信贷联盟理事长、中国社科院农村发展所研究员杜晓山参与“数字普惠——可持续的普惠金融 ”主题论坛。

  以下为部分发言实录:

  主持人:今天我们就围绕这样的数字普惠金融主题和来自于学界和各个新金融领域的嘉宾共同探讨一下背后的理念。首先,请各位嘉宾分别探讨一下,对于数字普惠金融究竟从他们的角度有什么样的认识、什么样的看法。

  杜晓山:实际上上午已经谈过了,我的理解,在普惠金融的基础上,利用信息通讯技术计算机技术、云计算、大数据等一系列的技术手段,来推动普惠金融发展。基本上它可以是各种形态,既可以是计算机,也可以是网贷,也可以是互联网金融或者移动互联网金融,也可以是互联网的理财、基金等等差不多数字化的概念。主要就是数字技术来推动一种技术手段,来推动普惠金融或者说促进普惠金融来解决最后一公里的问题,使门槛降低、成本降低、效益提高,能够惠及到更大多数的低端甚至是贫困的群体,也就是普惠金融的基本目标群体,这就是我对数字普惠金融的一个基本认识。

  杜晓山:从需求方的角度来看,现在有这么几个是属于大家比较关注,也热心,同时在某种程度上也会产生更多的痛点的一些方面。

  需求角度来看,一个就是它需要有一个整个的理财服务和信用贷款的服务,这可以算两方面;第三方面,一般需求者现在更希望能够用数字化或者移动互联网手段来解决一个各种消费或者缴费,比如水、电、煤、气、交通罚款等缴费,这些算是有相当多的。从调研的角度来说,这块非常有需要,包括支付。剩下的还有50%的客户,重点是80、90后,他们是最热衷的,还有出国的、旅游的、教育的、医疗卫生的,包括生活消费的,这方面的移动或者互联网的数字服务,这也属于它非常热衷需求的。

  第四,它要有一种便捷的、快捷、方便、适宜的一种情景、感觉良好的服务,就是非常的便利,但是相对要求比较安全,能够很好的解决他各种各样的需求,比如理财或者说是保险,这是从一般意义上讲。

  我是搞农村研究的,所以普惠金融包括数字普惠金融最大的难点、痛点,刚才讲的是热点,但是热点的同时能不能解决这些问题?在城市,尤其是在大中城市,今天上午我看专家分析的,尤其在中部的发达城市,这部分好解决,还有年龄段,这部分年龄段的人好解决,但是到了西部,到了不同年龄段,到了农村,这些问题不好解决了,数字化的程度在农村太低了,那就是互联网的宽带、计算机,这是硬件;从软件的角度,我对这个问题的掌控、认识、知识、技能,尤其是超出八九十年代的这个群体以外的群体能不能够适应,尤其在农村,我们知道农村一个是硬件设备不行,尤其是中西部贫困地区,这方面差得很远,不能用北京、上海或者东部沿海地区的水平来看。

  我举个例子,我们有一个专家带着学生调查,他去了三个省,广西、贵州、四川,三个省的六个贫困县,用农户直接调查的方式,说你现在用手机玩微信这一类的数字化或者移动互联网的有多少?他调查了一千多个农户,占10%,而且还主要的相当一批甚至是多数是普通手机,而不是智能手机,这是一个现象;

  然后接着问,你能够用你的手机搞移动支付的有没有?统计下来的结果只有1%,而且这1%主要的是在外面打过工的,或者是村里的书记主任一级的,这说明数字金融说起来很好听,但是现实是很残酷的,今天李扬上午的发言说理论很丰满,现实很骨干,这句话对我们中国的中西部地区、贫困地区太刻骨铭心了,不是咱们城里人想象的这些东西,所以我讲的意思就是普惠金融存在痛点。

  一是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农村问题更是这样,城里也是一样,农民、普通的弱势群体,融资难融资贵更明显了,更不要说那些残疾人、妇女、老年人、农村贫困人口了,能得到多少的金融服务。现在我看到央行的一些领导在报刊上讲我们的网点覆盖、帐户覆盖,包括支付等等,就是说我们处于国际的中上水平,但是也讲到了一些数字洪沟的问题,也讲到了一个数字普惠金融包括普惠金融的商业可持续问题,这里面还有一个概念,商业可持续两个意思,保本微利我是赞成的,就普惠金融来说,但是这块相当多的商业金融是不能接受的,而享受政府的普惠金融的那块,就是要补贴、要担保、要扶贫必须有这些玩意,你不给我,我做不了,这两种倾向都是要防止避免的。所以实际上来说,普惠金融或者数字普惠金融的痛点难点,从需求方来说,他刚才讲的这些问题我们就遇到很大难点了。另一个,他为什么不敢上或者不会上,除了技术、文化程度和他的封闭性以外,硬件也差得很远,甚至我到一般的县城去,上网速度非常慢,更不要说往村里了,这个以外,还有一个最大的问题,安全的问题,终端安全、平端安全,还有网络安全,三个安全解决了没有?现在欺诈太多,这些所谓的痛点都是我们在现实生活中数字普惠进遇到的重大挑战。

  杜晓山:用这次G20杭州峰会中国政府提出的数字普惠金融八项高级原则,基本上就可以把从供给的角度能把这个问题讲明白了。

  一个就是要推动数字化的普惠金融发展,前面已经讨论过了,我不解释,我就说大概的一个意思;

  第二个就是在发展普惠金融和数字普惠金融的时候,要继续鼓励创新和防范风险的平衡,注意它们两者的结合;

  第三,要注意怎么解决好数字普惠金融的监管制度、监管手段、方法、能力的问题;

  第四是关于怎么做好一般的供给侧的数字普惠金融知识教育、金融素质的提高;

  第五是怎么解决它的一个消费者权益的保护问题;


  第六还要怎么解决一个我们在这个过程里面的一些技术上面的问题;举例说生物技术的技术,身份识别真伪的问题还有其他的一些。

  基本上从供给方来说,还有一个很重要的一点就是怎么解决一个数字普惠金融基础设施建设的问题,这个基础设施建设指的是什么?我理解,一个是它的指标体系怎么建立起来,监测、统计、评价、考核体系怎么建立起来;第二个,征信体系怎么解决,这是基础设施方面的;第三,支付体系怎么解决;第四,机构的组织体系,也就是说高中低不同类型机构,同一类型又有低中高,这也是一个机构体系的问题,最后还有一个监督体系的问题,所以讲基础设施体系供给,就基本上要包括这些内容,所以几句话我的理解,我们就是要贯彻这么一个指导思想,在实践中使它落到地,思想是明确的,但是落到地是困难的,也是有很多工作要做的,尤其是微观中观宏观三个层面,因为普惠金融本身是一个完整的体系,所以这些方面我们有大量的工作要做。


 

分享到: 更多
相关新闻

联系我们|免责声明|网站地图

技术服务提供商:深圳市麦亚信科技资讯有限公司

版权 © 2015 中国小额信贷联盟 版权所有